东兴局散
2018-09-29 21:32:35
  • 0
  • 0
  • 2

来源:新时代商业报道 

作者:今天我掉马了吗

来自:我为人民试APP

君不见古往今来,多少饭局烟雨中。

去年12月,乌镇互联网大会有一场饭局非常引人注目——由刘强东和王兴在“昭明书院”举办的“东兴局”,赴宴16人觥筹交错,个个都来头不小,不过短短的一年时间,此席间不少人已经历了人生的大起大落。

“东兴局”菜单,不知道有没有超过40万

从组局者说起,这两位目前的对比十分唏嘘。今年9月20日,王兴在港交所敲钟,美团点评成为了BAT后中国第四大互联网公司,市值超过小米和京东。

美团点评港交所上市

现实永远比你想象得更有戏剧性,彼时还意气风发连怼马云和王健林的刘强东,一年后因一场“饭局的诱惑”深陷“性侵门”,20号美团上市的同一时间,美利坚正好传回消息:刘强东性侵案初步调查完成,调查转交给检方。

当地时间8月31日,明尼苏达州明尼阿波利斯市警方逮捕刘强东,因其涉嫌性侵一名明大女学生

半年蒸发300亿美元市值,投资人正在抛弃京东的说法不胫而走,其中就包括饭桌上坐在刘强东右边的高瓴资本张磊。

高瓴资本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张磊

今年6月份,高瓴资本大幅减持京东6亿美元,并加仓9亿美元给了阿里巴巴,在两者间的资金分配从京东14亿、阿里3亿美元,变为了8亿和12亿美元。

高瓴资本是京东的主要推手之一,早期投入3亿美元帮其建物流,随后撮合了其与腾讯的合作。张磊和刘强东渊源颇深,两人同为人大校友,大众熟知他主要因为一条与彭于晏有关的绯闻八卦。

看起来八竿子打不着的人有这种传闻也是蛮神奇。

今年7月,彭于晏宣传《邪不压正》期间因为抢C事件引发争议,李冰冰不动声色地撕赢了,那时的她估计也没想到,不久之后自己的“长相撕”对手范冰冰会卷入风波销声匿迹。

抢C事件发生时,彭于晏旁边坐着的许晴正好也和“东兴局”上的另一个投资人有一段故事。

江湖传言,许晴曾与红杉资本的沈南鹏交往数年,投资圈颜值担当的沈老板温文儒雅,还被目击去看了许公主的话剧《如梦之梦》,不巧的是,沈老板已有家室,这一场感情自然也是如梦之梦。

(许晴在话剧《如梦之梦》中饰演三十年代上海名妓顾香兰)

今年8月底,这两位资本大佬的绯闻对象还因《邪不压正》的合作传出了绯闻,当然按照娱乐圈的套路就是否认并称彼此是“好朋友”。

作为美团A轮的唯一投资人,上市之际沈南鹏写了一封公开信,感谢王兴选择了红杉,希望王兴和美团点评“既往不恋,纵情向前”。至于对京东的态度,目前我们就未可知了,至少在今年8月,红杉还联手京东募集400亿人民币,成立了新的投资基金——专注末轮科技投资的星界资本。

红杉资本全球执行合伙人,红杉资本中国基金创始人沈南鹏

桌上还剩一个投资人就是朱啸虎。谁人不识朱啸虎?曾为ofo与“东兴局”的C位马化腾在朋友圈互怼。

近日,有媒体称ofo总部已经人去楼空,虽然官方回应是房租到期不续,但市场已经普遍看衰。

金沙江创投董事总经理朱啸虎

共享经济的风口来得快,去得也快,而跑得更快的就是资本,朱啸虎早在今年年初就已经将所持有的ofo股份全部卖给了阿里巴巴,预估套现30亿美元。

相比负面四起的ofo,摩拜的早早卖身看上去似乎是更好的出路。卖给美团后的一个月,王兴发内部信宣布,“东兴局”上的王晓峰出局,创始人胡玮炜担任CEO,虽然此前收购时,王兴曾说“管理团队不变”。

原摩拜CEO、现摩拜单车顾问王晓峰

收购摩拜是美团在出行的一大布局,虽然现在日亏1500万,王兴仍然很有信心:摩拜未来要做出行里的大众点评。

出行战场上,亏损确实不算啥事,毕竟美团出行的最大对手滴滴在近期的内部公开信给了他们足够的信心,程维称,6年来,滴滴还未实现过盈利,2018年上半年公司整体净亏损超过40亿。

滴滴出行创始人兼CEO程维

巨额亏损或许是滴滴在公司发展布局上如此迫切的致命原因,接二连三的顺风车夺命事件终于在今年8月让其身陷终极舆论困局。

8月28日晚,程维和柳青联名致歉:“归根结底是我们的好胜心盖过了初心。在短短几年里,我们靠着激进的业务策略和资本的力量一路狂奔,来证明自己。”

9月5日,来自交通运输部、中央政法委、中央网信办、发改委、公安部等十余个部门的联合调查组进入滴滴,开启“入驻式调查”。有内部人士称,某一日向政府汇报工作的时候,程维哭了。

滴滴目前的困境,美团之后可能也会碰到,王兴每次都能从创业失败中吸取教训,比如当年也是从饭否学会了做政府关系,不知道他是否能从程维身上吸取教训成为破局者。

程维哭的时候,柳青并未在场。

此前,致歉信一出,柳青的湖畔大学同学们纷纷在群里为她心疼、加油,引发不少争议。柳青在今年3月份进入湖畔大学,成为第四期学员,她的同学之一恰好有前文中的李冰冰。

湖畔大学第四期学员名单

柳青去湖畔大学不奇怪,因为学校的创始人之一就是她的父亲柳传志。

2015年,柳传志、马云、冯仑、郭广昌、史玉柱、沈国军、钱颖一、蔡洪滨、邵晓锋等九名企业家和著名学者等共同发起创办湖畔大学,位于杭州西湖鹆鹄湾附近。

而早在2000年联想财年誓师大会上,柳传志就正式将联想传给了“东兴局”上坐在沈南鹏旁边的杨元庆。

滴滴出事时,有一种说法是因为联想当初在世界3Gpp投票5G标准时,为了利益最大化第一次投票没有投华为,而是投给了高通,随后第二次投了华为,但是结果已经输掉,摩托罗拉会成为最大受益者。

联想集团董事长兼CEO杨元庆

华为在国内的主要竞品小米也于今年7月在香港上市,坐在王兴右手边的雷军敲响了上市钟。

7月9日,雷军第二次来到港交所,11年前,他在港交所为金山敲钟

雷军敲钟前几天,猎聘也刚好在港上市,其创始人戴科彬就是“东兴局”上坐在雷军对面的姚劲波的小舅子。

猎聘网创始人兼CEO戴科彬

“中国好姐夫”姚劲波当初不仅给了创业指导,作为国内最早做域名的四五个人之一,还给了小舅子一个价值不菲的域名:lietou.com。

除了小舅子上市,姚劲波今年2月还帮出狱的快播王欣接风洗尘,而妻子戴科英随后投资了王欣新创立的AI公司。

58总裁兼CEO姚劲波

互联网公司香港扎堆上市也被看成资本寒冬的一种迹象,一级市场缺钱了。

TMD中的M已经成功上市,TD今年共同面临着监管问题,恐怕暂时是上不去了。相比滴滴,今日头条的产品有更多灵活性,虽然内涵段子被封了,其他还继续运转。

和王兴同为福建龙岩老乡的张一鸣,当初两人一起做饭否,王兴是创始人、张一鸣是技术合伙人,几年后走上了不同的创业方向。

2013年,头条准备B轮融资时,张一鸣第一个找到的人就是朱啸虎。张一鸣当时的B轮估值是5000万美元,朱啸虎觉得太贵拒绝了他,在他看来,当时新浪的市值不过30亿,头条不值那么多钱。

今年8月,头条对外的估值已达750亿美元。

今日头条创始人兼CEO张一鸣

张一鸣野心从来不小,对手从来不少,除了今年不断碰瓷C位马化腾,还跟“东兴局”桌对面的宿华和周源不停交手。

短视频方面,火山、西瓜、抖音三连击,对快手造成了不小的冲击;问答方面,悟空却没有干过知乎,有爆料称悟空问答将被并入微头条,团队100多人转岗。

对手太多容易看晃眼,而对手太少又容易轻敌。美团点评的O2O模式目前可谓是一枝独秀,我在点评的朋友时常感慨,他的一大烦恼就是没有竞对,自己容易迷失方向。

而京东则是忽视了对手,强东一直盯着马云,哪知半路杀出个黄咬金。

拼多多创始人、董事长兼CEO黄峥

彼时的黄峥自然不是东兴的座上客,京东并未将拼多多看在眼里,后者今年在美股上市,黄峥的身价也超过了刘强东。

刘强东当初没看上黄峥,马化腾却是看在了眼里。

2016年拼多多B轮融资时,腾讯就是投资方之一,目前腾讯已经成为了拼多多的第二大股东。所以,不要奇怪为何一直强调净流的朋友圈不限制拼多多的拼团。

不得不佩服,姜还是马的辣。

Pony Ma的眼光毒辣,而Jack Ma更是如此。去年没去饭局的马云曾回应媒体:“一顿饭局能打垮我?开玩笑。他们没请我,请我也没时间。”

毕竟一顿饭局可以打垮刘强东,而十顿饭局对于马云来说,也只是换来一句:我们不熟。

2018对于金锁来说是流年不利,而小燕子也没好到哪去。

去年因用空壳公司收购上市公司,被证监会严肃查办,禁止其夫妇五年内不得进入证券市场,“女版巴菲特”的人设轰然倒塌。今年9月19日,440位投资者起诉赵薇等索赔5500多万在杭州开庭。

而9天前的马云,也在杭州正式宣布了退休。

隐居思过崖,退出江湖纷争,对于风清扬来说是早已写好的结局。

9月10日,马云在“题为教师节快乐”的公开信宣布,一年后阿里巴巴20周年之际,他将不再担任集团董事局主席,由CEO张勇接任,他将回归教育

新一年的互联网大会又进入了筹备期,年年岁岁会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且看且珍惜。毕竟,连大会的创办者芦苇微微都已经凉凉了。

王兴在饭否上说:“我们终将改变潮水的方向?是的,只需要等待。”

是的,只需要等待,潮涌潮退,惯看笑谈。

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

是非成败转头空。

青山依旧在,东兴局散终。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