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是怎样错过自主芯片操作系统黄金时机的?
2018-04-29 09:35:41
  • 0
  • 0
  • 1

来源:科技新知

文/水上焱

在上一篇《当我们讨论中国芯的时候,应该弄清这些常识》中,小新介绍了国内半导体市场现状。中国半导体产业链一点也不弱势,相比欧美日韩,反倒更加强势。这也是能与美国产生中兴禁售贸易摩擦的基础。

可是中国半导体虽然有着世界上最庞大最完善的产业链,我们却一直拿不出在全球具有独占性、压倒性竞争力的软硬件产品。中国半导体发展的30多年时间里,更没有产生影响世界的自主操作系统。

出现这种问题的原因,不是国际市场的打压,也不是我们没有机会,更不是我们没有能力。

苹果靠着中国半导体产业链迅速打造出自己的芯片、自己的操作系统,并且改写了整个半导体市场的历史。这件事让我们所有的借口都显得苍白无力。

从本世纪初,我们的半导体产业链就有能力打造自主芯片自主操作系统。国内半导体市场也确实经历了多次发展自主芯片、自主操作系统的重大历史机遇,每次机遇都有可能让中国诞生出冠绝世界的芯片研发、自主操作系统业务。整个市场也在相应时期接受到了大量的补贴。

可是结果是国内半导体产业链至今还处在各种恶性竞争中无法自拔,能够引领国际市场的芯片研发、自主操作系统至今还未诞生。

事情发展成今天这样,必然是我们内部出现的问题。而问题出在哪?

总结下来,2000年的游戏主机市场,2002年的MP3市场,2004年的智能电视市场,2007年的智能手机市场,等等,都是自主操作系统乃至自主芯片发展的黄金期,但是这一段时间又发生什么了?

小新带大家进行一一回顾。

我们与游戏主机时代失之交臂,小霸王成为永远的回忆

1990年代,小霸王游戏机在大陆市场的火爆成了80后90后永久的回忆,当时谁家有一台小霸王,谁就是四邻右舍的孩子王。即便小霸王旗下的游戏机产品完全是抄袭任天堂FC(family computer电视电脑),也没有妨碍小霸王登陆央视,还找到成龙打出“望子成龙小霸王”的广告词。

小霸王FC游戏机

到2000年前后,正是游戏主机、游戏掌机快速发展的时代。微软Xbox、索尼PlayStation、任天堂NGC等游戏主机都是在这一时期发布,任天堂DS、索尼PSP游戏掌机也是在这一时期开始研发的。

当时,国内已经出现了完整的半导体产业链,已经具备了低端的芯片研发设计生产能力。国内大街小巷都充斥着网吧游戏厅,随便一台游戏机摆在小店门口都能赚得盆满钵满。这种情况下,发展出一个低端的游戏掌机、电视游戏机生态,是完全可以实现的。

同时这一时期,PC市场大幅下滑进入疲软期,国际半导体产业链找不到一个有消费实力的新兴市场。使得内存面板制造这些核心半导体行业,成了接连下滑的夕阳产业。国内如果放开游戏主机、游戏掌机市场,正好可以消化国际上的剩余产能,快速培养自己的高端半导体产业链。

但是,2000年我们发布了游戏主机禁令。究其原因,当年的游戏厅出现了大量恶性赌博事件,网络游戏带来的网瘾问题也受到全社会排斥。

于是游戏业务不被市场认可,成为严监管甚至取缔的目标。大型商超、电信营业厅这种优质渠道不敢大规模上架游戏设备。

可以当游戏掌机用的电子词典

曾经火爆一时的小霸王开始转型做复读机电子词典这样的教育电子,逐渐消失在历史的尘埃中。

当年操盘小霸王的段永平转身创立了步步高,主攻教育电子、音视频类电子。

由步步高分出的步步高、vivo、OPPO等品牌,开始迷恋建立自己独立的渠道,形成了独特的OV模式。这种成为一大批广州珠三角等地区小家电厂商追捧的优质模式。

曾经火爆一时的电子词典,可以看做游戏掌机变种,许多人乐此不疲的在电子词典上玩各种游戏,这也展示出中国厂商能自主研发相应软硬件生态的实力。

可是我们拒绝电子游戏,历史又证明教育电子撑不起高端产业链。

今天我们羡慕嫉妒韩国研发的3A游戏大作,各大公司争抢代理。我们看不起的游戏产业在全球展现着勃勃生机,并影响着GPU、电脑PC市场走向。我们着实得坐下来好好反思,自己的偏见导致了什么样严重后果!

倒下的盛大盒子,掐住了整个市场的积极性

到2004年,在电信基础设施建设普及浪潮下下,工信部和广电总局为数字电视定制了一套IPTV服务。有线电视、电视机顶盒成为一个冉冉升起的新星,这是一个巨大的机会。

国内游戏市场叱咤风云的盛大看到了这个机会,于是CEO陈天桥亲自带队,与当时的宽带运营商中国电信中国网通及海信长虹这样的电视厂家合作,以IPTV为基础打造出宽带电视盒子——EZ Station盛大盒子,期望在这个载体上绘制出自己的网络迪士尼的蓝图。

2005年,盛大盒子就正式面世,能够直接接入宽带获取网络资讯,玩一些休闲小游戏。按陈天桥的蓝图来看,他是要以盛大盒子为中心,打造一个覆盖电脑、手机、电视多终端全平台的,电影、音乐、游戏、广告、电商等互联网生态。这也正是今天智能手机、游戏主机、智能电视们都在努力做的事。

超前的盛大盒子

如果按照这一路线,电视机顶盒有望朝着通用互联网终端的方向发展,当时的时间点来算,其产品生态技术可以升级过渡到智能手机、上网本、平板电脑端。像苹果一样打造完整的软硬件生态,而且采用的软硬件系统都是全国产化的。

特别是当时流行的上网本市场,盛大盒子如果在产品生态上能够取得成功,足可以占领当时起步的上网本市场,为缺乏软件服务的国产上网本提供更好的体验。

苹果当时就靠着MacBook已经在上网本市场取得初步成功,随后又继承iPhone产业链用iPad平板电脑的新形态,血洗上网本市场。盛大本来能赶上苹果的产品服务节奏的。

这时候,问题来了。

广电并不认可这种基于宽带技术的"准IPTV",坚持电视机顶盒业务必须要有IPTV牌照。在当时为了能赢得认可,盛大盒子也被称为电视电脑、宽带娱乐电脑,希望能以电脑的形象绕过IPTV牌照。但是大部分人没有预见这种产品能够升级换代成真正电脑的眼光。

2006年是创造历史的一年,一部叫做《战网魔》的电视专题片在央视播出,网瘾问题引爆全社会,也为相关部门制造了不小的压力。这一年春节刚过不久,广电总局就给出了最后的裁定,发出正式函件叫停“准IPTV”业务。

《战网魔》主角杨永信

从此IPTV就完全朝向纯付费电视的方向发展了。即便盛大及时拿出3亿投资中国网通旗下的天天在线,意图借后者争取IPTV牌照。但以电视机顶盒为核心的家庭娱乐中心大梦,还是难以成行。

市场上原本应该用来发展自主芯片自主操作系统的钱,都流进了杨永信们的网瘾戒治中心里。一个个原本应该快乐成长,成为中国互联网软件产业链里中流砥柱的少年们,人生路线在此地遭受了巨大变故。

最终,在真IPTV的路线下,UT斯达康、华为和中兴等公司,研发的定制芯片系统在有线电视的基建下进入千家万户。但是不出五年,这一系统就已经落后过时淘汰掉了。华为中兴们又开始掉头,重新研发电视盒子、监控摄像、手机、平板使用的芯片系统。

国内的家电企业及电信系统的内容服务商,在6年后的2012年才从阴影中走出来,重启智能电视征程。国人也在此时好奇:“为什么国外大厂没有打造智能电视的意愿?”

原因就是在这些年里,国际上已经形成了稳固的以游戏主机为核心的家庭娱乐市场。随后智能电视的艰难前进之路,也印证着那个黄金时代已经一去不复返了。

今天,我们打开老一代数码电视,还能找到其中的日历功能,里边还隐藏这一款俄罗斯方块游戏。这是当年电视盒子们梦想的起点,也是最终留下的唯一痕迹。

这件事过后,盛大开始从中国互联网行业的老大的位置上一路下滑,陈天桥的领导能力也受到资本市场质疑,于是转而开始“迷恋”于投资,盛大再也没有任何宏大的硬件野心。

有盛大的前车之鉴,国内互联网公司在此后5年的时间内,都不敢随便碰硬件市场。完善内容生态打造硬件产品这样的互联网公司发展路线,一时间在国内走入了死胡同。

多年后,曾经在中国市场叱咤风云的陈天桥,得了一种莫名其妙叫做“惊恐症”的病,由此常住美国,国内公司业务交给弟弟陈大年处理,盛大员工也只能在视频会议中看一眼这位年纪轻轻却满头白发的老板。

2016年12月,陈天桥宣布成立10亿美元基金支持脑科学研究,首批将向加州理工学院捐款1亿美元,用于大脑基础生物学研究。新闻传来,国人一片骂声,“赚着中国人的钱却捐给美国人”“抵制盛大游戏”以及更多难听的词汇。

但时至今日,盛大在国内市场的存在感已经非常弱,包括盛大游戏在内的多项资产都早已变卖给国内其他互联网公司。想把上十亿美金这么一大笔钱从国内转到美国,操作难度比你想象中大。陈天桥手上的钱,基本都是在美国投资赚来的。

曾经辉煌的MP3时代,苹果为何能吃到所有红利?

2002年,NAND闪存芯片技术获得突破,中国已经发明了U盘,韩国也早已发明了MP3,两项产品在当年开始火爆全球市场。自此整个半导体市场告别PC业务的低迷,迎来了红红火火的MP3时代。

MP3业务帮助国内半导体公司,从基础的电源管理芯片设计做起,逐渐拿下了CPU、GPU、音频管理的整机解决方案,诞生了珠海炬力、瑞芯微、全志、君正等一大批半导体设计企业。为随后的MP4、数码相机、平板电脑时代的辉煌打下了坚实基础。

同时,经过MP3、MP4、数码相机的洗礼,国内企业积累下了大量RTOS实时操作系统的研发经验。具备了一定的自主操作系统研发实力。就等着将这些软硬件设备升级为互联网终端,就能在国际操作系统市场拿下自己的位置!

2008年奥运会时,中国廉价的电子产品已经闻名世界。新闻采访中,外国运动员说的最多的就是要为家人采购MP3、数码相机等设备。

但MP3发展期间也出现了诸多问题,盗版音乐视频在互联网上快速传播,彻底摧毁了唱片以及以后的影视行业。某重大项目的建设,也让国内的互联网开始进入本地化发展的新时期。这也是一个荒蛮时期,国人进入了极度不重视版权的十年。

各色各样的山寨MP3

与国内市场不同,在国外P2P盗版音乐下载猖狂的PC时代,唱片公司就盯上了盗版下载服务公司Napste,美国早在2000年就判决Napste侵权败诉,及时保护了音像制品的版权,保证了整个文娱生态的良性发展。2002年,那家叫Napste的公司就破产了。

苹果在2001年底发布的iPod吸取了Napste的教训,先靠着物美价廉的iPod快速抢占市场,在各大唱片公司面对盗版市场一筹莫展的时候,快速推出iTunes延揽音乐电子唱片发售业务,形成了一整套的软硬件服务生态。

在此之后,惠普想要以性价比更高的MP3抢占iPod市场时,因为没有像iTunes这样优质的电子唱片发售服务,未能赢得用户的青睐。要知道,在美国严格的法律下,用户面临的刑事处罚更为严苛。一般用户不会轻易冒险。

苹果曾经的核心竞争力

到2007年,苹果在iPod的基础上创造出iPhone,而iPhone能够取得成功的核心原因是,这是一款集合了大屏视频播放器、iPod MP3、web浏览器移动上网、电话等功能的超高性价比产品。iTunes保证了iPhone的基础服务能力,而iPod的成功,也让美国各大运营商愿意给出大补贴来力推iPhone。

这些综合的商业运作,吸引用户忍受住了初代iPhone的各种bug,最终让iPhone颠覆了手机行业,成为了伟大且极为成功的产品。而不是像现在吹捧的“苹果是靠设计取胜”那么简单。

今天苹果包揽了智能手机的芯片、操作系统设计,接连成为全球市值最高的公司,有望迈向世界第一家市值破万亿的公司。虽然今天的苹果在库克的带领下,已经不再走高性价比路线,产品创新速度也不如人意。但是苹果过往20年在芯片、操作系统领域打造的奇迹,而且这一切是严重依赖中国半导体产业链所达成的,这值得我们反思。

为什么苹果能够连着20年,把握住上网本市场、mp3mp4市场、智能手机市场的黄金时机,而我们举国之力最终一个也没踩准?

这恐怕不是别人的问题吧?

今天国内的小米们借鉴了苹果当年的高性价比饥饿营销手段,却至今未能在操作系统软件生态上前进一步。

而国内在那个MP3年代走出来的公司中,大部分都还在山寨市场苦苦挣扎,到今天硕果仅存一个魅族。

魅族一直都想做苹果那么的软硬件生态,无论是WM平台还是Android平台,都在定制自己的软件生态。可惜魅族没有苹果iTunes这样的全民通用的王牌业务,就无法撑起自己的梦想。

再对比盛大当年从文娱软件内容生态布局入手,联合国内家电厂商电信运营商芯片解决方案商,打造宽带电视盒子这样的硬件生态。我们曾错过了什么,更加一目了然。

然而七年后,智能电视市场终于被放开,可惜世界上已经有了智能手机,当年用户高涨的消费意愿、完善的文娱游戏软件内容生态,已经消失不再。

乐视小米坚持至今,收益甚少。而且乐视还倒了。

更可笑的是,还有一大帮人在互联网上跟风大喊“快播不死”,组织捐款出力的闹剧。可如果你真的爱国、真的支持中国芯自主操作系统,那就养成支持正版、正版付费的习惯。

爱国为中国芯自主操作系统做贡献的最简单的做法就是:现在把各大视频网站音乐APP的会员都买一遍,能买多少买多少。用实际行动支持知识产权。

小新保证,这样的习惯一旦养成,不出一年就会出现大量优秀的自主软硬件产品。

可是你舍得掏这几百块钱吗?

智能手机市场的曲折之路

国内企业把全套的解决方案包括操作系统研发出来之后,不缺市场不缺渠道,各家电信运营商争着推广,可惜他面临一个最大的问题——就是软件生态。

当时互联网厂商中也只有腾讯QQ在适配各种手机操作系统,在此过程中没有一个国内互联网公司有魄力将自家的软件生态转移到智能手机上。曾经有魄力的盛大,在此时被资本市场搞得应接不暇,无力再去布局智能手机。

最终,整个智能手机市场被更有魄力的Google收入囊中。

其实当年的Android跟国内各家智能手机操作系统没有什么区别,一开始也是类似黑莓手机的全键盘形态,软件开发用的也是Java虚拟机。在看到苹果iPhone以后,也才开始掉头修改系统适配全触控模式。

甚至初期的Android,根本就是HTC的Android,Google更多的是搭建了一个OHA开放联盟,并为Android提供自家全套的软件服务。

2009年,是中国离自主操作系统最近的一年。可是中国没有像盛大这样有魄力的企业站出来,为自己的操作系统打造软件服务生态。MP3、MP4市场上也未能像苹果一样,诞生出自己的操作系统。

更可气的是当时其实我们有这样有竞争力的软件服务,但是活活给浪费掉了。

所以这不是最遗憾的,还有一个自断后路的。

最初的华为智能手机

国内企业把全套的解决方案包括操作系统研发出来之后,不缺市场不缺渠道,各家电信运营商争着推广,可惜他面临一个最大的问题——就是软件生态。

当时互联网厂商中也只有腾讯QQ在适配各种手机操作系统,在此过程中没有一个国内互联网公司有魄力将自家的软件生态转移到智能手机上。曾经有魄力的盛大,在此时被资本市场搞得应接不暇,无力再去布局智能手机。

最终,整个智能手机市场被更有魄力的Google收入囊中。

其实当年的Android跟国内各家智能手机操作系统没有什么区别,一开始也是类似黑莓手机的全键盘形态,软件开发用的也是Java虚拟机。在看到苹果iPhone以后,也才开始掉头修改系统适配全触控模式。

甚至初期的Android,根本就是HTC的Android,Google更多的是搭建了一个OHA开放联盟,并为Android提供自家全套的软件服务。

2009年,是中国离自主操作系统最近的一年。可是中国没有像盛大这样有魄力的企业站出来,为自己的操作系统打造软件服务生态。MP3、MP4市场上也未能像苹果一样,诞生出自己的操作系统。

更可气的是当时其实我们有这样有竞争力的软件服务,但是活活给浪费掉了。

所以这不是最遗憾的,还有一个自断后路的。

自己作死的CMMB手机电视

2007年左右,广电上马了手机电视CMMB标准,这种手机电视不需要连接移动3G网络就能提供各大电视台的节目信号,在手机网络速度极低的当时有着极强竞争力,同时避免了电视台被网络视频颠覆的可能。而TDSCDMA 3G制式与CMMB手机电视整合到一起,正好能帮助推广中国的3G标准。

CMMB手机电视能够应用于MP4、手机产品终端上,同时观看电视节目对于用户来说也是杀手应用。

这一产品应用好的话也能帮助国产厂商推广自己的操作系统。还能保证传统电视业务不被互联网控制,及早转型实现新的商业模式。广电也是这么想的,可是做的时候就出岔子了。

CMMB手机电视

不过其实当时的国家标准是电信部门提出的TMMB,但广电掌握着手机电视发射端的改造权,最终广电抢先强制推广了自己的CMMB标准。这也为随后的推广埋下了一些隐患。

市场前景如此好,于是就陆续出现了上百家CMMB手机电视芯片研发公司。2008、2009年CMMB芯片就可以投入市场应用,大批搭载CMMB芯片的MP4、手机受到市场认可。

虽然工信部并不认可这一标准,迟迟没有发布CMMB牌照。但广电的标准取得胜利后,CMMB开始成为移动TDSCDMA集采手机的标配。随后,诸多国际大厂也开始准备采购CMMB相关芯片,推广手机电视功能。

到这里,CMMB开始有望跟TDSCDMA技术一起成为国际标准,推广到全球市场。CMMB芯片也被央视报道为中国芯弯道超车的优秀案例,领先国际创作出更优秀的软硬件服务生态。

但是问题出来了。广电却想让所有CMMB芯片加入CA条件接收系统,为付费电视频道商业模式铺路。

这就难住了CMMB芯片厂商,因为这些厂商都还没有赚到多少钱,强制加入CA系统,整个芯片需要重新设计,大部分公司负担不起成本。更郁闷的是,用户永远是不想付费的,市面上既然已经存在不加CA系统的CMMB芯片,存在CA系统的CMMB产品就难以发展起来。

2010年,广电旗下的中广传播开始对CMMB收费,甚至不仅是对终端厂商收费,安装了CMMB模块的用户也需要购买解密卡,每月支付费用。2016年,因为要发展5G回收频谱,国家关闭了CMMB系统。

由此,一个靠着广电系统帮着电信运营商颠覆手机乃至电信市场的路线也被封死了。

还未觉醒却被印度占位的半智能手机

到2015、2016年,又是一个自主操作系统推广的黄金期,因为当时的低端智能手机垃圾预装软件太多卡顿死机严重,根本没有体验可言,Nokia看准了时机推出了搭载Feature Phone OS(也被称为Nokia OS)的低端智能手机Asha。在此之前多次传出中国手机厂商预备推出超低端手机操作系统的新闻。

当时的供应链也有这样的机会。

在这一时期,功能手机全球销量接连大跌,随后国内供应链又迎来了韩企撤退潮,大量拥有功能手机业务的供应商倒闭跑路。当时华为、中兴、三星、锤子的供应商深圳中天信倒闭,锤子罗永浩亲自带队到中天信仓库抢元器件,成了最大的话题。

国产手机本可以利用这个历史时机,提早将功能手机的供应链利用起来,通过打造超低端半智能手机来推广自主操作系统。中兴就在这一时期,推出了带键盘的Android老年机,不过体验不是一般的差。

富士康及深圳的山寨手机厂商、ODM代工厂们,四处出击寻找可用的半智能操作系统。最后研发Firefox OS多年Mozilla站了出来,将死去的Firefox OS技术打包重整,推出了新的kaiOS。一年后,这些深圳厂商们用功能手机产业链打造成搭载kaiOS的半智能手机,最后拿下了印度市场的海量订单。

在富士康的操盘下,从Nokia 3310 4G开始,Nokia功能机也开始启用kaiOS操作系统。当然,阿里的YunOS目前也面对中国市场推出了类似的半智能手机版本。

今天,印度的这种半智能手机出货量暴增,拉动印度功能手机市场突然增长翻倍,让一个从未研发生产过手机的品牌,一越成为全球最大的“功能手机”生产商,而国产Android智能手机厂商还没有任何应对方案。

中国手机厂商原本是可以提早抢占这一机遇的,这一机会也是可以提前预判的,而且从Nokia Asha、超低端智能手机传闻来看,国产厂商是有提前预备的。并且这样的产品应该最先在中国市场普及才对。

可惜没有一家公司敢站出来开这一先例,面对低端手机用户难以忍受的用户体验无动于衷,最终黄金时机过去,Mozilla与印度抢到了这一改变行业的机会。

过去我们羡慕嫉妒恨欧美日韩在半导体自主操作系统产业链上取得的成绩,削尖脑袋要把他们从高端市场上拉下马。未来如果印度的自主操作系统崛起,创造一个全新的半导体产业生态,难道我们还要望着这个后辈继续得“红眼病”不成?

20年基建催生出华为中兴,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

如此,过去20多年的时间,我们成功错过了游戏主机、游戏掌机、MP3、智能电视、智能手机的黄金机遇。而我们本有可能诞生出苹果、任天堂这样的企业。

在电信网络、宽带网络等基建项目大批量实施的近30年里,我们只培养出华为、中兴两个双子星。当然我们也有着全球最全面的半导体产业链,拿下了一个又一个高端领域,影响着全球电子市场。

但同时我们却有一个严重内伤,就是只要我们攻下一个市场,这个市场就会被中国企业一拥而入,从而陷入恶性竞争中。这是我们的一个致命伤。

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同样的历史时期里,韩国一个弹丸之地,出现了三星、LG、现代三家国际级半导体企业,我们的台湾省则有台积电、联发科、HTC、富士康、联电、日月光等国际级半导体企业。

日本进入的历史时期更早,诞生的国际消费电子大牌多的数不胜数,收获了产业链全盛。索尼松下等日企,创造出的随身听、耳机、数码相机、数字卡带、TF卡等等电子产品,从满足日本市场需求一路征服全球市场。功勋彪悍。

当下在表面上看起来,台湾半导体产业正在衰退,从面板到内存都被韩国企业痛打,但真实情况并不是这样。

首先近些年台湾半导体的产值一直都在上升,其次台湾在利润率最高的晶圆制造封装代工业务上,占据着无可争议的龙头地位,三星的晶元代工业务至今还比不过台湾联电。

智能手机时代的核心也在台湾,苹果与Android排头兵HTC都是依赖台湾产业链的研发能力,叱咤全球市场。2016年开始,台湾开始着重吸引全球企业设立研发总部,去年苹果、Google已经相继在台湾设立研发分部。

台湾多年积累下的MicroLED产业链,正在吸引全球科技公司关注入驻投资。而这是前15年就已经设计好的产业路线。

虽然台湾在对外交流领域严重受限,导致台湾企业在国际商战中屡次败下阵来,韩国则靠着在国际商战中强势姿态赢得了不少利益。但台湾创造了优秀的商业模式——技术代工,保证了自己领先地位。

还有,韩国企业所占据的内存业务,其实是资本市场最不看好的领域,也是一个夕阳产业,内存闪存芯片的标准众多,每次升级换代牵涉诸多市场,历史上大部分时间都处于赔钱状态。

台湾不是生产不了内存闪存,台积电的技术水准原告与三星海力士,也有着充足的内存闪存技术储备。但这个市场亏损比赚钱的时间多,需要靠着国家力量在背后支撑,才能在国际商战中讨点辛苦费。

韩国也是靠着三星、现代这样的大财阀,绑架韩国财政虹吸补贴,花大价钱玩低进高卖的商战,整天当污点证人在背后给其他国家产业链捅刀子,可以说是赔上一个民族的名声才在这两年黄金期赚点钱。

关于面板行业,台湾企业一直布局的是MicroLED、E-Ink墨水屏等面板业务,特别是MicroLED是整个面板市场的未来,为此欧美韩企业都开始到台湾投资卡位布局。

韩国布局的OLED技术,一开始就被认为应用范围狭窄、属于过渡产品。韩国下大赌注研发OLED屏幕,也是在2016年才开始获得市场回报,未来两年一旦MicroLED技术商业化成熟,OLED立马就会被淘汰。

当然,韩国重金投入OLED市场瞄准的不仅是OLED屏幕,更是在布局材料化工产业,三星OLED所需的材料是由三星第一纺织研发供应的。OLED产业也带动了韩国的生物化工技术的快速进步,韩国化妆品服装产业也在国际上快速发展。

大陆在初期学的是日本模式,现在则是照搬韩国模式。

手握游戏主机生态的日本,自主芯片操作系统应用尽有

当然,在今天智能手机一统天下的背景下,好像我们错失游戏主机、游戏掌机、MP3、上网本、智能电视盒子的黄金发展时代,这样算下来代价也没多大,甚至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但实际情况并不是这样的,仅仅对比日本市场,就可以看到我们到底失去了多少。

与国内用户严重依赖智能手机不同,欧美日韩这些发达国家地区用户使用的电子产品更加丰富。在这些市场,微软Xbox、索尼PS、任天堂Switch这样的游戏主机都是普及度极高的电子产品,PSV、3DS、NDS等游戏掌机也不是什么稀罕物件。

从这些市场看,近两年看起来在半导体行业弱势的日本,其实并未被新时代所淘汰,靠着游戏主机、游戏掌机业务保持着巨大的市场份额。差不多整个游戏主机、游戏掌机市场都是日本公司的天下,并且这些游戏设备中的核心芯片、操作系统都是日厂自己研发完成的。

更重要的是,靠着封闭的游戏生态,保证了日本的动漫游戏影视内容产业链持续繁荣。

任天堂Switch

并且游戏主机游戏掌机也并未过时,去年任天堂Switch的抢购热潮,就可以看出日厂的实力。每一次这些大牌游戏主机新品发布都能迎来全球范围抢购,就连多年未更新的游戏掌机用户也未随手丢弃,从游戏新作发布时带来的购买囤货热潮,就能看到用户的忠诚度。

现在,整个消费电子市场即将迎来AR时代,日厂也有巨大优势。索尼在去年发布的Xperia XZ1手机中展示了自家的3D扫描建模技术,紧靠摄像头就完成了人物头像的建模,黑科技满满。

最新的消息显示,索尼正在研发新一代的PS游戏掌机,新游戏掌机瞄准的是AR游戏领域。靠着日厂在游戏生态上的强大号召力,新的游戏掌机必将挤占现有的智能手机市场,用降维打击的方式进行直面竞争,届时苹果都不一定能竞争得过。

毕竟在智能手机还未全面流行的时候,市场一致认为日本厂商的游戏掌机将会是智能手机的完美形态。苹果iPhone火爆之后,日厂完全可以拿游戏掌机进行降维打击抢占市场,只是智能手机游戏体验并不如游戏掌机好,加入混战后对自己的生态反倒是一种污染,更重要的是卖摄像头、屏幕、内存其实更挣钱。回看努力拼搏多年的三星,从去年也开始学习日厂,靠卖屏幕内存挣大钱。

这只是日本的情况。欧美韩在过去20年里,也靠着游戏市场打造了完善的产业链。Nokia、摩托罗拉也从手机市场切入,多次进攻游戏掌机市场。

好高骛远是我们的致命伤

说了这么多,举了这么多例子,总结下来就一个道理:

文娱内容软件服务生态,是引领半导体市场未来发展方向的核心,直接决定了自主操作系统乃至自主芯片是否能够获得成功!

在刚刚过去的十年里,美国公司靠着各种文娱内容,Netflix创造了电视棒市场,电商巨头亚马逊发明了kindle电子书、智能音箱。而我们呢?

近30年轰轰烈烈的中国半导体产业发展史中,我们为世界贡献了U盘、上网本、充电宝、平板电脑、智能手机三项重大发明。

其中上网本、平板电脑、智能手机是由中国台湾的HTC发明的,大陆市场只贡献了U盘、充电宝两项,而且这两项都是深圳华强北拿出来的成果。反观那些正规军们,一直在瞄准Intel、微软做无意义的战争。

我们的眼光太高了!只想从零开始直接跟微软Intel扳手腕,其他什么游戏机、MP3、智能电视都是破烂,不值得一提。

可殊不知,这些曾经不起眼的小产品,经过十几年的迭代诞生了全新的操作系统,养出了一大批芯片厂商,支撑起半导体行业的大半个江山。

我们错失的这些黄金机会,一方面有多部门交叉管理的问题,一方面有跨行业整合竞争的问题,一方面是历史时机的问题,最重要的一方面还是国内各方面短视无知的舆论环境造成的。

国人一边在打鸡血造中国芯自主操作系统,一边通过各种手段就互联网视为洪水猛兽,“网瘾少年”“电子海洛因”等等各种诋毁层出不穷。

网吧与电子游戏被用各种不光彩的手段进行妖魔化污名化。那些热爱互联网世界的少年少女们,被抓起来投进监狱一般的网瘾戒治中心,一大批“矫正”工作者赚得盆满钵满。

这种舆论氛围下,电子游戏厅成违法存在。甚至连漫画杂志也被拿着放大镜找问题,曾经火爆一时的《画王》被莫名其妙停刊。20年后,当年的总编辑王庸声发文感叹,透露领导对杂志中寒羽良插图不满导致紧急停刊的内幕。

还有“拿捧娱乐明星的钱捧科研人员中国芯早就成了”,这种可笑的言论在今天还有市场就是对行业最大的侮辱,是自主芯片自主操作系统发展的最大阻碍。

因为娱乐明星是专业作秀生产内容服务的,而中国半导体供应链最缺的就是这部分内容。不重视文娱行业的价值,是我们错失自主芯片自主操作系统发展黄金时机的核心原因。今天我们还要纵容这种逻辑的存在吗?

所以到底是“戏子误国”,还是“蠢货误国”?大家应该一目了然了吧。

带屏幕的Echo智能音箱

在这里小新再提醒一下:亚马逊靠着“垃圾”网文鸡汤读物造出了风靡世界的kindle电子书,现在又靠着娱乐明星网红的音乐播客短视频,正在做大智能音箱产品,而这一产品被视为颠覆电子市场的全新产品。

想想,有这样畸形的条件,中国的软硬件产业如何健康发展?没有良性的软件服务生态,怎么可能诞生自主操作系统?

更值得深思的是,那些我们曾经视若珍宝,但一开始其实就已经被断定为会被淘汰的产品,因为各种原因上马,最终浪费了大好时机。

这么多年来在一片高不成低不就的氛围下,我们在国际上赢得了两个名声,一个是“物美价廉”,一个是“山寨”。而且只要有中国企业存在的地方,都会出来疯狂的恶性竞争。

我们也常说“落后就要挨打”,但我们到底落后的是什么?这个问题需要先弄清楚。不要一开口就“缺芯少屏”“缺芯少魂”,这些我们还真不缺。

归根结底对现在的国内市场来说,面临的不是一个落后就要挨打的故事,而是一个眼高手低、好高骛远、吃着碗里看着锅里,而且还要看着别人碗里,总觉得别人碗里的饭好吃,从来不愿根据自身需求做好自己那碗饭的故事。

国人什么时候能改掉这些好高骛远的坏毛病,老老实实创造一些适合我们自己的产品技术,这才是弯道超车的正确玩法。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