谷歌:八年的等待
2018-08-08 09:55:40
  • 0
  • 0
  • 6

来源:东门三少 

昨日,人民日报突然在社交媒体平台Twitter、Facebook上刊登了一篇标题为“Stability prerequisite for China’s internet opening up”(《稳定是中国互联网开放的重要前提》)的文章,表示:欢迎Google回到中国大陆,但前提是遵守政府相关的法律政策。

跟先前几年由路边社所发布的谷歌“回归”新闻不一样,此次由我们最高级别的“喉舌”发布此消息,水份定然全无,若非没有初步意向,想必不会如此高调“邀请”。

说是突然,其实事前已是多有先兆。去年底,谷歌AI中国中心在北京成立,华裔人工智能科学家李佳加入,这个标志性的事件已经预示着这个美国企业想要重返中国的决心。

据来源于一份谷歌的内部文件以及相关的知情人士,项目计划代号为 Dragonfly(蜻蜓),始于去年春天,并在去年 12 月谷歌 CEO Sundar Pichai(劈材哥) 受邀参加第四届世界互联网大会乌镇峰会时得到了推进。

然后是一款名为“猜画小歌”的微信小程序在朋友圈刷屏,很多网友都把自己的创作分享到朋友圈热度居高不下。相关数据显示,受次影响,谷歌微信指数环比为2185.37%,谷歌官方账号“谷歌黑板报”的阅读量较平时上涨了近19倍。这款小程序正是基于谷歌开发的人工智能技术。

再到京东618期间,谷歌向京东投资了5.5亿美元,作为回报,京东将加入谷歌购物广告平台,并将与硅谷公司合作开展欧洲、东南亚和美国的其他电子商务项目。相关报道称,两家公司已经讨论过如何通过京东平台在该地区销售Google Home智能音箱。

翘首以盼的事情终于来了,倒让包括作者在内的80后备感意外。对于长大即跨入智能手机时代的90后所不同,80后完整地经历的PC时代。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大家获取信息的入口主要便是搜索。

Google成立于 1998 年,由大学生谢尔盖-布林和拉里——佩奇创立于朋友的车库,起步资金仅仅10万美金,不到现在一个厕所的价钱。得益于两位创始人非凡的想像力以及天份,谷歌快速崛起,用了不到10年的时间,成长全球最大的搜索引擎。

2000年9月,Google就针对华文世界庞大的互联网用户推出了中文搜索服务并于2006年4月左右进入中国市场,仅仅四年之后,它不得不退出它曾经寄以厚望的中国市场。从此,土生土长的百度独占千亿市场。

吃独食的百度这么些年做出了很多狂妄自大的事情,技术加资本的嗜血本性放大了中国创始人内心深处的那股子贪婪的本性,从人人垢病的莆田医院到魏则西事件,曾经的窈窕度娘变成人见人恶心的无良先生,却不能跟它说拜拜。

可以这么说,每一个使用过Google的国人都怀念有Google的那些日子,例如作者,每次到Google要回归的消息,都忍不住要打开网址试一下。这是一个很复杂的心情。所以,意外其实并不足以表达作者看到《人民日报》的这个新闻的心情。

虽然,由于智能手机的大量使用,搜索引擎的作用已经大不如PC时代的重要,很可能很多人一两个星期都不会打开一次浏览器,在那个框框里输入自己想找的关键词。曾经一大批以百度SEO优化搜索为职业的计算机毕业生也纷纷改变专业。

然而,对于Google重返中国,好几年前已有不少专业人士发表过专业性的意见,称如今的中国互联网市场已与二十一世纪初那几年互联网刚刚起步时大相径庭,彼时谷歌一家独大、呼风唤雨;今天,中国互联网业务不断发展壮大,广告市场的蛋糕越做越大,谷歌想要回到中国所要面对的已经不是它离开时的境况,甚至是这样一种画面:不再是中国需要谷歌,而是谷歌需要中国。

对于这种观点,我一向以鼻子回应,这种观点狭隘地窝在技术派的小世界里而忽视现实中更大的诉求。我们最渴望、最需要的不是谷歌的技术,而是一种公平的竞争环境,可以有一个竞争对手去制衡另一个竞争对手而避免独食,再由独食进一步产生狂妄,最终丢了初心心,尽去干一些损害用户的勾当。

然后,如果我们把Google的回归放到当下贸易战大环境去看、去分析,所得出的结论完全起出事件的本身。表层次来看,我们可以解析出来两个字眼:妥协,并且是双方的妥协。这是一种超出了商业层次的智慧,是一种来自更高层面的“解放”。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Google的回归是一种全新的开始,而不止是Return to Chinese!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