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见蔡先生
2018-09-24 10:15:08
  • 0
  • 1
  • 0

作者:迟宇宙

来源:商业人物(ID:biz-leaders)

那天在南浔遇见蔡先生。

阿里巴巴最具权势和影响力的两位创始人,一位是万众瞩目的马先生,另一位便是这位神秘低调的蔡先生。

他们的权势和影响力体现在两个方面——在阿里巴巴的合伙人里,只有他俩是永久合伙人;阿里巴巴上市迄今,他俩始终是阿里巴巴排名前两位的自然人股东。

蔡先生行事低调隐忍,与马先生截然相反。

马先生是新闻关注的热点,也是新闻的源头,蔡先生则努力避开镁光灯。

2018年9月5日下午,“蔡崇信公益基金会”在蔡先生老家浙江湖州南浔举行成立仪式。

那一天也是阿里巴巴的“95公益周”开启的日子。当日上午,在“第三届全球XIN公益大会”上,蔡崇信站在了马云身边;中午,蔡便赶到湖州南浔。

与上午的“全球XIN公益大会”相比,“蔡崇信公益基金会”的成立仪式可谓门可罗雀。

但蔡先生兴致很高。

他终于兑现了承诺。

早在2014年4月,阿里巴巴集团尚未赴美IPO的时候,马云和蔡崇信就共同对外宣布将成立个人公益信托基金,该基金来源于他们在阿里巴巴集团拥有的期权,总体规模为阿里集团总股本的2%。基金将着力于环境、医疗、教育和文化领域,促进人与自然、人与社会的和谐发展;地域涉及中国内地、香港和海外。

北京时间2017年9月14日上午,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文件确认,阿里巴巴创始人马云和执行副主席蔡崇信将出售2150万股公司股份,价值达38.58亿美元(约合251.75亿元)。

浙江马云公益基金会在2014年12月分成立;2018年9月5日,“蔡崇信公益基金会”在浙江湖州南浔古镇正式宣布成立,基金会重点关注现代职业教育、青少年体育教育及教育脱贫三大领域,并首先在蔡先生的祖籍南浔展开项目合作。

阿里巴巴最具权势和影响力的两位创始人,用自己的风格,兑现了他们的承诺。

蔡先生遇见马先生并加盟阿里的故事,已经被定义为“传奇”,并衍生出了无数的异文。

比较有影响力的异文是,1998年,蔡崇信在香港工作,当时有朋友想把自己的公司卖给马云,就带着蔡崇信认识了马云。就这样,蔡崇信第一次见到了马云,而那时的阿里巴巴还没有成立。被马云个人魅力和创业氛围打动的蔡崇信,到第二次再见马云的时候,就把怀孕的妻子一起带着来了。据蔡崇信回忆,他和马云在西湖白沙堤见面,马云说我们不如去西湖划船,边划边聊。在船上,蔡崇信表示对阿里巴巴很感兴趣,希望加入马云团队。马云听到后,非常激动,差点从船上掉到湖里面去。两人在西湖的小船上聊了很多,商讨了阿里巴巴未来的远大计划。

我在《马云的湖畔花园16幢1单元202室》中记录了蔡先生的“出场”——

1999年夏天,湖畔花园风荷园16幢1单元202来了一个投资人。蒋芳也没觉得那个人有什么特别之处,跟其他人一样,穿衬衫,“不像我们T恤、拖鞋”。

那一天是周四,小区停电了,大家没法用电脑。那个人说,我给你们讲讲股权设计吧。他在小黑板上给他们讲股权设计、稀释,他们也听不懂。

蒋芳只看到那个人衬衫背后湿了一大片。“那时候我一种感受特别深,觉得他好可怜啊,我们其实是最可怜的都没觉得自己可怜,还可怜人家有钱的。”

这个人叫蔡崇信。

1999年初,阿里巴巴创办,向很多投资者举起了“非诚勿扰”的牌子。传说中马云拒绝了38个投资人,事实是他被拒绝了38次。

瑞典的Investor AB集团对阿里巴巴产生了兴趣。他们派出蔡崇信出马。蔡时任Investor AB集团亚洲总裁。他经人介绍与马云见了面。他后来回忆说:

我跟马云一交流,就觉得特别投缘,对阿里巴巴的欣赏完全超出了一个投资者的身份。于是我就向马云毛遂自荐:“那边我不干了,我一定要到阿里巴巴来。”

尽管阿里巴巴正悄悄地把筹建公司摆上议事日程,亟需懂法务又懂财务的专业人士,但马云还是吓了一大跳:“我这里每月可就500元工资,还是人民币,你再考虑考虑吧。”可不到一个月,我还是到阿里巴巴来上班了。

当时的阿里巴巴特别吸引我的,第一是马云的个人魅力,第二是阿里巴巴有一个很强的团队。第一次在湖畔花园见面的时候,当时阿里巴巴只有十六个人。第一感觉是马云领导能力很强,团队相当有凝聚力,这是一种独特的气场。

1999年7月,我正式成为阿里巴巴CFO。

创业初期的粗放式管理,已经不适合步入正轨阶段的阿里巴巴。我开始着手准备公司注册审批工作,并为十八个创始人各自编制了一份英文合同,详细明确了股权和义务。大家拿着合同都傻眼了,即使能看懂合同里的英文,也看不懂合同里的法律和财务方面的专业术语。但看到马云二话没说,提笔就签了,大家也毫不犹豫都签了。

从公司成立的那一天起,我的想法就是阿里巴巴一定要成为在财务方面透明,可以放到阳光下的公司。所以尽管公司还在创业初期,我们每年都会请PWC(普华永道)来给我们做审计。(《阿里味儿·故事》)

蒋芳他们当时都觉得蔡崇信太冲动了,大家都劝他走,怕害了他。他死活不走。“他就觉得他很看好。”他们后来以为蔡崇信会自己离开。“他那牛逼啊,”蒋芳说,“怎么可能跟我们混在一起?”

“你说最后弄了一个外国人,到最后把时间、钱、精力都搭进来,别到时候让他觉得吃亏啊。因为我们不计较,我们又不认识他,又不熟。所以那时候我们就劝他,别冲动。但是他最后自己坚持了。我们那时候的想法就是:这么坚持,要不让他试试,他自己会放弃的。所以我也蛮佩服蔡崇信的,我也搞不懂,他看上我们啥了。”

蔡崇信一试就是18年。他后来被称为“马云背后的男人”。他的加盟,使阿里巴巴从一开始就拥有了全球顶级互联网公司的基因。

蔡先生加入阿里之后,一直扮演着CFO的角色,直到2013年4月他卸任了阿里巴巴CFO,出任集团董事局执行副主席,主要负责集团战略投资,虽未事了拂衣去,却已深藏功与名。

阿里巴巴能够成为今日的阿里巴巴,有马先生的远见卓识,也有一众阿里人的坚韧努力,但所有阿里人都知道,蔡先生起了至为关键的作用。他的到来,以及他的运筹,使阿里巴巴没有因为钱而终止前行的脚步。

虽然一向低调隐忍,但在2017年秋天,蔡先生还是干了一件轰动的事。他个人出资收购了NBA球队布鲁克林篮网队49%的股份。

ESPN的报道说,蔡崇信的收购价格是基于篮网队23亿美元的估价计算,即此番收购篮网金额超10亿美元,约为11.27亿美元。在蔡崇信投资之后,现有股东将继续负责球队的日常运营。

因为“林来疯”的制造者林书豪是篮网队球员,中国球迷便对“蔡林配”产生了很多想象。

他们的美好想象在今年夏天被彻底击碎,在一桩交易当中,尚未痊愈归来的林书豪被送到了亚特兰大鹰队。虎扑等体育网站上,开始出现了对蔡先生的指控和攻讦。

受一位虎扑网友委托,我问蔡先生,在林书豪被交易后,篮网队与中国市场的会有什么连接点?

蔡先生说,他虽然买了篮网队,但不是收购而是投资,因为他只买了篮网49%的股份,还有51%在原股东手中。“但是三年以后我就可以把整个控制权买下来,我等于是收购蓝网队,投资了一个球队,等于投资了NBA在未来整个世界上发展的潜力,所以我看好整个NBA在中国发展的潜力。”

“你知不知道,如果上淘宝买一套詹姆斯的球衣,这个收入是属于NBA的,不是属于詹姆斯,也不是属于湖人队,这个收入是给30支球队平分的。你要知道这个概念就了解,今天腾讯付了很多钱转播球赛,这个收入对于NBA来说也是平分给每支球队的。对于我来说,我最关心的是整个NBA在中国市场的开发,我再去关心我的篮网队,篮网队我要关心的事情是,在布鲁克哪一场球票卖光。”

林书豪被交易,对于蔡先生来说并不愉快。“我个人是不太愿意看到他离开球队,但是我们每一支球队有一个总经理,GM,这个GM来负责整个球队的运作,交易和跟谁交易,选新秀,这个是GM来做的。这很艰难,但是必须尊重管理层的决定。因为我是一个股东,我不是做管理,我要尊重他的决定。”

蔡先生与林书豪是好友,他们私下也聊过交易的事情。他告诉林书豪,因为他是一个股东,不是做管理,他要尊重肖恩·马克思(篮网GM)的决定。

“我还是林书豪最大的球迷,我以前说过,现在还可以再说一遍,他不管在哪里打球我都看他。”蔡先生说。事实上,他也是这么干的。不久前,林书豪到中国深圳举办慈善赛,蔡先生跟几位篮网球员都参加了。

蔡先生是一位投资家,他收购篮网后,意味着NBA极有可能未来在中国市场上与阿里巴巴产生协同。“我个人在体育上面的投资,跟阿里要做的一些事情有可能是结合起来的,我在篮网队这边的投资对阿里也有一些战略性的意义,因为NBA在中国也有很多人看。”

鉴于NBA在中国青少年中的巨大影响力,鉴于乔丹、科比、詹姆斯、库里对一代代篮球迷的感召,“蔡崇信基金会”所关注的青少年体育教育,也可能从NBA在中国的发展中获益。

蔡先生毕业于耶鲁大学,读书时曾加入耶鲁大学校篮球队。他是一位狂热的篮球迷。他所信奉的是,体育是教育的一部分。

“运动员到了中年以后比较悲惨一点,那是为什么你知道吗?因为我们把体育和教育分开了。在这种制度下你去练体育练球,但是没有去练脑力,没有读书的话,整个教育的水平反而就落后了。在美国,在大学里面如果翘课,或者老师给你打一个考试没及格就不能参加比赛了。要把机制结合起来,我认为还是很重要的。我鼓励学校去做一些体育项目,把这些体育项目融入在课程里面,我觉得这是最重要的。任何朝这个方向走的项目,我们都愿意看,愿意去支持。”

蔡先生说,运动员在体育上展示的是体力与脑力的结合。今年的NBA总决赛中,骑士与勇士的有一场比赛,JR·史密斯抢下前场篮板,他明明可以直接投篮,却选择了将球传出去。这是JR·史密斯的又一次“无脑”行为。“这是一个脑筋上面的问题,而不是体力的问题。运动是体力加脑力。”

“做投资其实体力也是很重要的。可能脑力更重要,因为它是经验的累积,所以你会发现越老的投资人投资判断越好,因为他有经验的累积。但是碰到我们这个互联网行业,变化太快了,所以必须要花时间学新东西。那个时候就要比,你是不是有能力吸收新的知识,了解新的产品,了解新的用户趋势。如果每一天到了晚上七八点钟就累了,就说算了我去吃饭睡觉,就没有这个时间去了解。在阿里巴巴,我们晚上到10点、11点钟还在关心这种新的趋势,新的技术、新的产品,很累的。所以还是要有体力。”

蔡先生祖籍是南浔的双林镇。他出生在台湾,父亲出生于上海,祖父出生于双林。两年前他带着母亲和两个妹妹第一次回到双林。他很激动。

蔡先生在耶鲁大学获得法学博士学位。他的父亲蔡中曾于1957年成为第一个获得耶鲁法学院法学博士学位的台湾学生,并在1965年与父亲蔡六乘建立了台湾第一家合伙制私人律师事务所常在律师事务所。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